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冷雨清秋静月明婕

是怎样的缘份指引我们相识,终于知道在生命的际遇里,牵连两端的原来是一丝真情的心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落花在风中殘缺的心绪,飞雪飘零的落落红尘,沉醉了千年的红颜妩媚,不自然地开出一丝-如静月皎洁,如清秋高扬的痕迹!一泓泉水展现出透明的诗篇。平淡的生命中激起倾心的欢乐,岁月的长河泛起难忘的涟漪,沉闷的思念闪现出动人的笑容,笔墨的飘香谱写着感悟与真情!

网易考拉推荐

太容易到手的幸福,没有人会珍惜  

2015-09-30 13:51:42|  分类: 人生与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在你面前我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但我的心里是喜欢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”


张爱玲深夜独坐,心里想着胡兰成,忽然放下了身为一名才女的所有姿态,在一张照片的背面,写下了这句凄美的爱情喟叹。


后世多少女子将这句话奉为圭臬,误以为在爱情里,只要放低姿态,放下尊严,卑微的委曲求全,也许就能换来一段动人的爱情。


可是姑娘们啊,不是所有低到尘埃里的人,都能开出花来。更多人是零落成泥碾作尘,爱情也随之灰飞烟灭。


比如我的朋友,许岚。




许岚是我的高中校友,我们原来没什么交集,后来在外地上了同一所大学,老乡加校友,一来二去勾搭了几顿饭,关系不知不觉就亲密起来。她性格豪爽,时常跟我勾肩搭背,又没有小女生的矫揉造作,最后阴差阳错地成了我的好兄弟,而我生生被她逼成了男闺蜜。


许岚侧脸长得有点像黄教主的女朋友Angelababy,不说话的时候,那是一个巧笑焉兮美艳不可方物,但一说起话来立刻就破了淑女的假象,一股抠脚大汉的气势扑面而来,有时甚至让你方寸大乱,额头冒出三道黑线。


但是,就是这样的性格反而讨人喜欢,再加上这是个看脸的世界,许岚在学校里超有市场,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,三不五时就有男生借着各种名头前来大献殷勤。


一般情况下,许岚还是礼貌委婉地拒绝,偶尔遇到死缠烂打者,她直接把我拖出来当挡箭牌,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成为了男生眼中的众矢之的,走在路上时常担忧会不会被套上麻布暴打。


好长一段时间,许岚都单着。整天跟我们这群狐朋狗友打打闹闹,没心没肺地过着群居生活。直到有一天,她眉头紧蹙,心事来了。




一次深夜撸串,许岚忽然一改往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迈作风,扭扭捏捏了很久才温温吞吞地说,她要去追中文系的第一才子冉一冰。听完她的话,我吓得差点没把嘴里的一根竹签吞下去。


你们说,像许岚这种长相甜美但是性格汉子的女生,上的厅堂下的厨房,美起来倾院倾系,疯起来上房揭瓦,天生就自带主角光环,出场空气中都仿佛有背景音乐,走到哪里不是簇拥者众?何至于要去倒追?


我认真地瞅了许岚十秒钟,确认她真不是开玩笑之后,忍不住问她,追你的人从你们宿舍楼门口都可以排到一公里外的足球场了,还要迂回曲折好几道弯,里面儒雅书生运动型男阳光帅哥哪一款没有,你何必去招惹一座冰山?




冉一冰,人如其名,是咱们大学里一块移动的冰山,跟谁说话脸上都是毫无表情,礼貌而疏远。就跟最近热播的《花千骨》里的上仙白子画一样,一脸的禁欲系气质。虽然整天里三层外三层地被众花痴围观,但是从来没有传出任何一段绯闻。


我问许岚,你喜欢冉一冰什么。许岚手托下巴想了想说,喜欢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。说完,她就埋着头揉着自己的衣角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恐怕已经在冉一冰那里吃过一次闭门羹了。


“我说你是不是傻啊,那么多人喜欢你你不爱,偏偏要低声下气去喜欢一个不爱你的,你这是在犯贱!”


“对啊,我就是犯贱啊,爱情里谁不犯贱呢?张爱玲为了胡兰成还要低到尘埃里呢,我去追求我喜欢的人,这有什么错!”


有点恨铁不成钢,我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了什么。许岚听到这话,似乎也被刺到了,激动地满脸通红。我看着她十分沮丧的表情,心疼极了。


姑娘啊姑娘,张爱玲为了胡兰成放低身段,可歌可泣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她的结果呢?




事实证明,许岚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很快,许岚就对冉一冰发起了总攻,各种穷追猛打。


比如为了在图书馆制造偶遇,天天提前在冉一冰经常去的那一区等他;比如为了了解冉一冰的生活习惯吃食爱好,三天两头请他室友吃饭;比如为了跟冉一冰一共同语言,也开始看文学大部头。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
然后每天陪着笑脸,面对着冉一冰的不苟言笑的脸,小心翼翼地说话,生怕就说错了什么,让男神就此拂袖而去。在一起的时候如临大敌,分开之后浑身脱力。


在别人眼里,许岚是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地勇敢女孩,但是在我这里,我看到的是一个为爱失了自我失去尊严的小可怜,在苦心乞求一次爱情的降临。一朵原本傲立枝头的腊梅,现在匍匐在了地上,随时会凋谢。


也许是许岚的执着感动了老天爷,但我看来更多是老天爷不开眼。有一天,许岚欢天喜地地跑过来,抓着我的肩膀满脸欣喜地说,冉一冰答应跟她在一起了。她一脸二万五千里长征终于走到头的成就感,激动的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。


看着许岚高兴的样子,我在心里苦笑,姑娘,你的二万五千里长征,也许现在才开始呢。




许岚跟冉一冰在一起之后,我们三个一起吃饭的机会也多了。表面上看来,许岚和冉一冰感情甜蜜又幸福,但是仔细想想,又说不出来的奇怪。


每次吃饭的时候,许岚总要照顾冉一冰喜欢吃什么,不吃什么,自己的喜好完全忽略不计。菜上来之后,第一筷子菜总是夹给冉一冰的,自己一顿饭也就是随便扒拉两口。


有一次吃小龙虾,许岚居然摆出温柔可人的淑女范,轻手轻脚把虾剥得干干净净,再放到冉一冰碗里。没一会儿,冉一冰碗里的小龙虾堆成了小山,她自己一口没吃上,冉一冰却吃的心安理得。


还有每周主动帮他把脏衣服裤子拿回去洗,每天为他去水房打开水,每天早上给他送早餐……


这是甜蜜吗,好像是。这是爱情吗,好像不是。在这份感情里,那个敢爱敢恨豪气云天的许岚已经不见了,说的不好听一点,我看到的是一只小心翼翼摇尾乞讨的小狗,在讨主人的喜欢。


爱情要长久,终究是要对等的,是要势均力敌的。当然,爱情里肯定有一方比另一方要多付出一些,但是如果中间落差太大,幸福这座天平一定会失衡的。


如今天平的两端,冉一冰站在高处,而许岚已经低到了尘埃。




两个月后,冉一冰就和许岚提出了分手,跟外语系一个同样高冷的冰山美人走在了一起,这下冰山配冰山,终于和谐地冻到一起了。


许岚带着红肿的眼睛来见我,她说自己已经不懂什么是爱,为什么冉一冰会这样对她,她为他放下了所有的身段,为他付出了那么多,为什么换不来一份长久的爱情?为什么她灿烂的笑容却比不上别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?


我只是轻轻拍拍她的肩膀,没有再说什么。


其实,姑娘啊,你不是不懂爱,只是不懂如何有尊严的爱。太容易到手的幸福,没有人懂得珍惜。你脱掉自己的盔甲,放下自己的尊严,将自己拱手送上,他可以随手拿起,同样可以随手放下。


爱是势均力敌地拉扯,在你来我往中遇见最美的彼此,在回环往复中遇见最合适的爱情,在此消彼长中遇见最坚固的幸福。


不排除,有人信奉爱情教条,为了爱情甘愿俯身尘埃里。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低到尘埃里的人,都能开出一朵花来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